第219章活人生魂

我以为有接下这个任务的人躲藏在楼中,那“咔啦、咔啦”的声响很细微,有可能是被穿堂风落的碎玻璃滚落。

我哥看了我一眼,我摇头示意不要开安全通道的门,门背后给我的感觉很不好。

一股怨气弥漫四周。

我哥的手机突然震了震,他掏出来一看,是徐雅琪的马甲发来的,询问他有没有走到负一楼电梯,要求他放视频来确认。

这里有个半截身子的女鬼,肯定是之前参加这个游戏的人,这女人没有平安走出这栋楼,难道徐雅琪不知道?

我哥皱了皱眉,回了一条:下面好黑,我们不敢下去,算了不参加了。

徐雅琪打过来一串省略号,过一会儿又来一句:太迟了。

太迟了?

她紧跟着发过来:你们进了这栋楼就视为契约成立,如果要临阵脱逃,会被恶鬼缠身自杀的,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回我指定东西。

看着她这段话,加上门后面那“咔啦、咔啦”的声音越来越近,我觉得她好像对将要发生的事心知肚明。

白无常的袖子里无声的落下锁链,那白色的锁链好像蛇一样盘绕在地上。

我看向他,他冲我笑得眉眼弯弯。

在他眼里什么厉鬼都是“小乖乖”吧?他就是个专门抓鬼锁魂的神衹。

看他这架势我猜门后就是个鬼呗?

那咔啦咔啦的声音在门口停了下来,我们等了半天,也没有下一步的行动。

我哥等得不耐烦了,他一手拎着乾坤法剑、一手搭上了安全门的扶手。

门缝推开的一瞬间,铺天盖地的怨气弥漫出来,我哥一剑刺进去,却扑了个空,立刻一脚踹开门,门后有个鬼影飘摇。

那个鬼影披头散发、低着头背对着我们,一只脚上穿着高跟鞋。

我头皮发麻……这是,徐雅琪?

她幽幽的转头,声音带着一丝刺耳的尖锐:“你们想丢下我对不对——我的脚受了伤——我要坐电梯下去——”

这是怎么回事?她怎么变成鬼影了!

她重复着这一句话,我哥忍不住道:“不是小爷心好,你特么就不是断一只脚的问题了!懂吗!直接给你整个人夹断了!还有机会让你在这作妖作怪?!”

鬼影慢慢的转头:“我没了脚,还不如死了算了……言欢怎么可能取一个瘸子呢?我的脚呢……找不到脚……”

我哥吐槽道:“你太自信了啊?你老爸将你送到他身边,不过是造成一种搭上大领导的错觉,方便他仕途顺利而已,林言欢与你老爸各取所需,你傻了吗?林言欢怎么肯能看上你这样的白莲花绿茶婊?”

白无常没着急收这个鬼影,他径直往上飞,没入了天花板,不知道去干什么。

鬼影踉踉跄跄的转身,头发渐渐张扬起来,没等她扑过来,戒指上的红光已经照亮了整个楼梯间。

这鬼影智商非常高,立刻躲避红光往楼上飞去,我哥正要追上去,就听到一阵凄厉的鬼叫从二楼传来,白无常锁住了这个鬼影。

他皱眉道:“小娘娘,这个是生魂,安抚好你肚子里的灵胎,毁了她会有业障的。”

生魂?!

“生魂怎么会飞到这里来?”我赶紧安抚着那两个巴不得邪气冲过来的小祖宗,多多抚摸肚皮他们就能安静些,不会让我觉得腹中如火烧。

说到生魂离体,除了睡眠状态下被施法、或者慕云亮(司徒霖)那个生魂分离的招数外,我还没见过其的。

“不对啊!如果她是生魂离体,那谁在跟我发信息?”我哥掏出手机,皱眉道:“难不成也是生魂分离成两个了?司徒霖最擅长的法术就是这个。”

之前那个根雕里的吃人女鬼、木魅、慕云亮都是已经死了的鬼魂,所以拘勒她们没有业障,可这个徐雅琪貌似还活着啊……

“怎么办?不能拘了她、还不能毁了她……难道放她走吗?”我有些感激的看着白无常,如果他不跟我说这句业障,我可能已经收了这生魂了。

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这句“业障”,不光是对肚子里的孩子、还是对江起云,我很害怕会对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我哥有点不悦:“她可是在害人啊,如果就这么放走,会不会害更多的人?我们不管的话,还有谁管?”

这……这么说好像也对啊。

但是强拘生魂肯定有业障,为什么这么多大师都只看阳不看阴,就是因为看阴太损自己的福报阴德,哪怕是做好事,也会给自己背上业障。

“先上来看看吧……”白无常从袖中拿出长执签在徐雅琪生魂头上一点,她就茫茫然的垂手被锁链拖着走。

我们往上走,才发现一楼和负一楼中间有个夹层。

难怪刚才从楼梯下来时要走两层,原来中间的夹层要从安全楼梯这里进去。

这里是厨房,是半地下室,有专门的送餐电梯。

可现在从门口到案板上全是凝固的污血,案板上躺着半截女性的肢体,是下半身……脚还被砍下来一只。

我恶心得不行,不想进去,站在门口平复了一下翻涌的胃酸。

里面还有一个男人的尸体,应该是上一对参加这个死亡游戏的一对野鸳鸯,被迷了心智在那电梯门口痛下杀手吧。

“卧槽,好恶心,这是什么鬼东西……”我哥在大锅里面发现残破的上半身还有内脏肠子,恶臭无比。

他捂着嘴巴跑出来:“不行了、这里的情况不是我们能控住的,两具尸体呢,告诉成肃叔叔让他处理吧,咱们得想个办法处理这生魂。”

我哥掏出手机对那边的徐雅琪发信息:“随便吧,恶鬼杀人我们才不相信呢!我们这就走了,拜拜。”

对面良久发回来一个:……我会查到你们的,别想置身事外了。

查就查,我一点也不在意她的威胁,林言欢的态度很明确,他要绝了后患,一定会想办法将这里推平了,而且徐雅琪牵涉其中,他也只能把徐家的势力全部拉下马了。

没有权力的后盾,这位徐小姐根本不足为据。

我回家后就关在浴室不出来,白无常在我房间里飘啊飘等候江起云,我用艾叶泡好澡也不敢出去,直到听到了江起云的声音——

——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219章活人生魂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