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罐

天气开始回暖,这很不好。

因为不能裹上围巾了。

我哥装作看不到我颈侧的吻痕,我尴尬的坐上后排座。

“小乔,要睡觉的话记得盖上空调毯。”我哥调侃道:“不然现在你感冒了也不能吃药,揣着两个小祖宗呢,只能硬扛着,多难受啊。”

大宝坐在副驾驶问道:“小娘娘,就咱们去?帝君大人呢?”

“他不在……”我睁开眼能看到他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一开始还会觉得他很过分,可是去过冥府后才知道真的有很多枯燥乏味、却必须要他去做的公务。

执掌生死轮回,这几个字困了他好多年,他也无法交给别人做。

名章也不知道掉哪儿去了,江起云说已经派人在我经过的路上仔细寻找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,何况沾染了邪气,还得拿去太一尊神那里温养一段时间。

》》》

老林家在外县的乡下,是个僻静的村子,但他家的房子特别气派,据说是年前刚建起来的,大概他从那些炼尸人手中拿到不菲的好处。

他说了要去躲躲,此时不知道还在不在家里,我们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应门。

我看了看周围几户农家,没有一户与他家挨着,都离得比较远。

我哥去询问一番,得到的信息就是他家里有老太太、媳妇在,但是媳妇从不抛头露面,反而是那个老太太清早出门买菜,然后回家关门闭户一整天。

他家不跟村里人来往,也没有任何亲戚上门走动。

“这肯定有问题,村里人家怎么可能把自己孤立起来?何况老太太和媳妇两个女人在家,出点事连个帮手的人都没有,更应该和村里人搞好关系才对。”我哥跟着老爸经常下乡间,对村里的情况大概了解。

“那个老太太是不是老林的母亲啊?就是姓慕的、咱家的亲戚?”我问的。

“肯定是,他老爸前些年去世了,大概是儿媳妇伺候着老太太在家……不过怎么连个应门的人都没有?”我哥使劲按门铃,里面门铃一直响,就是没人出声。

大宝悄声道:“是不是老人家耳朵不好、那媳妇一个人不敢开门,故意装作家里没人的样子?要不我们翻进去把门打开吧?”

大白天的翻墙?这在村里可是有风险的事,说不定一堆村民冲上来把翻墙的人打成残废。

到时候法不责众,白挨一顿打怎么办?

我哥绕着他家房子走了一圈,每个窗户都关得严实,还拉上窗帘,根本看不进去。

“我们晚上再来吧?晚上翻墙也方便些。”

我们在村口的农家乐吃饭,熬到了夜幕降临,老林家居然连一盏灯都没有,难道老太太和媳妇是吃完饭就睡觉了么?

我哥将绳子系在腰上,一端栓在大宝腰上,他敏捷的助跑两步、踩在墙上翻墙而入。

我在大门口等着,很快,大门悄悄的从里面打开了一条缝,我哥对我示意别出声。

这是做贼啊……我紧张得心里砰砰跳。

大宝也跟着进来,他拿块砖头卡住门,然后蹲在门后的阴影里守着,我和我哥悄悄的走到了小楼的门边。

我四处看了一下,院子里随处摆放了几个黑色的……罐子?

说罐似乎不太恰当,因为大小如同米缸,上面有一个木盖子。

这是用来腌制泡菜的么?

在我打量的院子的时候,我哥已经撬开了门锁,他这些天赋技能,真不愧是慕家的长子长孙,传承家学全靠他了。

门拉开,一股阴冷沉闷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罗盘的指针有些晃动,我看着针尖偶有沉浮,这到底是沉针还是要往上指啊?

按照惯例,老人家的卧房肯定在一楼,毕竟腿脚不方便,爬楼梯很辛苦。

我们蹑手蹑脚的猫着腰进屋,我哥拧开了一根荧光棒,这种微弱的光线不容易被发现。

我扯了扯我哥,目光看向客厅里的一个大罐子。

又是大罐子,院子里各个角落都摆着、客厅的角落还摆着?有多少泡菜要腌制啊。

我们小心的贴在一楼卧房门上,里面传来轻微的鼾声,老太太睡着了?

这屋里有活人,但是却没给我们应门,是想隐藏什么秘密吗?

我哥对我指了指楼上,我拿着玉璇玑往上走,上到二楼的楼梯口时,罗盘终于能水平端稳,指针沉沉的指向我们面前。

二楼空旷的客厅里,有一张单人床贴墙摆放,房间中央依然是一个黑色的大罐子。

我闻到一股黏腻的腥味,赶紧将罗盘收好准备掐诀。

我哥拧开小电筒,照亮了罐子的诡异法阵。

一些生菜瓜果放在五个方位,中间摆着一个手工扎的小人,小人身上贴着符咒,而一个台灯放在小人身旁,台灯上拴着一个被砍断的公鸡头,让鸡血滴在下方的小人身上。

整个小人身上都是半干的黑色血迹。

这是什么邪法?我哥掏出符咒来贴在那个大罐子上,正准备掀开木盖,就听到身后楼梯口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——

“……谁活腻了,夜闯我家宅子啊……”

我一直准备着雷诀,转身掐出一个阳雷诀劈下去,反正不管是行尸还是活人都先劈一下再说!

苍老的声音发出轻蔑的怪笑:“……还会道术吶,是哪里来的伪君子、又想来度化我家吗?咯咯咯……咯咯……”

我以为她在笑,可是这几声“咯咯”之后,我们身后的大罐子你突然传来抓挠的声响!

我被那尖利的响动吓得头皮发麻……这罐子里,肯定是行尸!

这老林,居然在家里养尸体!他自己就是个养尸人啊!

罐子里的东西突然顶开了木盖子,我看到一头凌乱的长发、一张惨白的脸慢慢从罐子里探出头。

“雷诀啊小乔!”我哥掏出了电棍,“这是个听命令的行尸!智商高着呢!先下手——哎哟卧槽!”

我哥目瞪口呆,我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。

我们看过了那么多丑陋恶心的行尸,还是头回看到这样一具——

肌肤惨白、布满尸斑、但是没有一处腐烂,身形纤瘦,胸口可以看到女性柔美的弧度。

一具艳尸。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179章罐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