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脉经

这一下立刻把我吓醒了。

江起云从我身后撑起来,他的手刚才就放在我的腹部,感受很明显。

好像一个气泡咕嘟冒了一下,然后就归于平静,我心惊胆战,一个劲的胡思乱想是否出了问题。

“我……我还是回去一趟找污老太太看看、而且我要考试了、还有去看看我爸——”我把能想到的理由都翻了出来。

江起云冷冷的气息喷在耳后:“你很害怕?”

废话,能不怕吗?一想到那个恐怖的时候要来临,我觉得我应该好好与家人团聚,写个遗嘱什么的。

“……你心里一直怨恨我,所以才总是在逆来顺受下面埋藏着偏执的情绪。”江起云轻笑了一声。

我忍不住皱眉,转过身来盯着他,黑暗中他的眼眸很好找。

“江起云,你还笑得出来。”

“为什么笑不出来,看你这么惴惴不安的像个小兔子……你就这么想为我生孩子?”他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。

我翻了个白眼:“我不想,只是于心有愧、于心有罪,我没你这么高深的道行,对这孩子全无一点感情,父精母血,这个孩子也有我的一半,我舍不得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江起云就缠了上来,收紧的胳膊勒得我肋骨发疼。

“我跟你说真的,你别闹——”我扯着他的头发,嗯,现在就算这样他也不会生气了。

他从我胸前抬起头,眸光凝凝的盯着我:“慕小乔,我也跟你说真的——我从没骗你,你不需要这么担心害怕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

“嘘……天机不可言说……有精力说话,那不如继续?”

“唔……别……别顶到了,刚才都动了。”我怕得要死,他性致上来可是凶悍得很。

“……我会轻点。”

“……”

还有什么能阻止他吗?

》》》

我哥每天都调侃我:小乔你不需要修行了,你看你每天走路像飘,很快就能乘风归去、羽蜕成仙了。

一起做功课的外门弟子,一开始也是对我鄙夷加嘲讽,时间久了也会调侃我两句:修行不易啊,我们只用修白天,慕姑娘你还要修夜晚。

我能说什么呢?每天来打扫的小道姑都要换床单甚至床褥,熟悉了之后她们还会偷笑,抱着下楼的时候还会交流:哇,这次的湿的好厉害、比昨天还夸张……什么的。

我的脸面啊、自尊啊、矜持啊,通通没了。

沈青蕊经常出现盯着我,看看我有没有老实待着,不过倒是很少来嘲讽挖苦我,毕竟我哥在我身边,要比嘴皮子,我哥从不吃亏。

我跟江起云说了月末我要回去,他皱了皱眉,最终同意了——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枕边风的威力。

沈家派车将我们送回铺子,我家铺子关门了好久,弄得街坊以为我们关张大吉了,我哥叫来陈老头和大宝帮忙打扫屋子,把我赶去污老太太那里看看身体情况。

江起云陪我去的,我正准备掏五帝钱来敲门呢,他已经哗啦一声拉开了玻璃门。

门后那只黑猫灵嘶鸣一声扑了上来,他两根指头一弹,那黑猫飞回屋内倒在地上额头冒烟。

我吓得惊叫一声,忙跑进去把黑猫抱起来,它可是污老太太重要的伴侣,要是被江起云给弄得灰飞烟灭了,我该怎么道歉啊!

黑猫以前对我可凶可傲气,可是此时躲在我怀里十分乖巧,它额头冒着烟,怕怕的盯着江起云。

“丫头你来了……”老太太颤巍巍的从后面的厨房走出来,她去倒水。

我有点不忍心的说道:“要不您搬去跟我们住吧,起码生活上有人伺候啊,您看您倒杯水都要自己动手,多累啊。”

污老太太愣了一下,随即坏笑道:“丫头这么有爱心啊,当妈了果然容易心软。”

她的目光往门前看,江起云站在那里,这房间实在矮小狭窄、又拥挤不堪,江起云不想走进来。

老太太似乎感觉到什么,笑着让我坐下:“来,我给你看看身子……最近有没有不舒服啊?”

“没,就是前两天夜里……感觉到动了一下。”我硬着头皮回答。

她点点头道:“也差不多了……嗯?”

老太太眼中露出了一点疑惑,那张满脸褶子的面容皱起了来。

我心里突突跳,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江起云,很怕听到老太太来一句:叫你不要行房你不听,出问题了吧。

老太太喃喃念叨道:滑数冲和、按之无绝、右脉疾而浮大……难道是……

“是什么?”我小心的问。

她笑了笑道:“别人我不能说,但是你无所谓,根据脉经来看,这样的脉象应该是女孩儿。”

“哦……”我忍不住笑了笑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笑,这可能是天性,听到关于腹中骨肉的事,总会忍不住笑。

“丫头,左手拿来……”老太太又搭上我的左手。

她那苍老的脸上,神色越来越凝重。

“您别吓我,到底怎么了?”我心里一紧张,就有点要晕过去的感觉。

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妇人妊四月,左脉疾为男、右脉疾为女,双脉俱疾为双……”

我愣愣的看着她。

“又云:左手脉象沉实为男、右手脉象浮大为女……刚才我探你右手,脉象疾而浮大……现在探左手,却是疾而沉实……难道是双胎?”

我看向门边的江起云,他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。

如果是普通人,听到这种话估计兴奋得跳起来、或者激动得流泪吧?

可是对于我和他来说,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因为这孩子的命运只到一个月后,多一个怎么办?两个都牺牲掉?!

江起云几乎立刻抬手掐诀,室内一阵阴风刮起,老太太被吹得迷了眼,我忙扶着她坐到摇椅上。

正想说江起云两句,就看到一个恭恭敬敬的鬼使出现,鬼使穿着官服、还带着黑色纱帽,看起来地位颇高……这又是哪位冥府的高级公务员?

那位鬼使说,生死簿只有阳间生生之类,小娘娘已经不在簿中,无法勘验生平。

什么意思?冥府也不知道肚子里孩子是一个还是两个?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126章脉经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