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7章 混乱

再次见到程颐,林言沁心里虽然不高兴,但表面上的礼节依然无懈可击。

她今天是新娘子,自然不能对宾客发脾气。

我哥也十分收敛,毕竟林家的亲戚们都来了,他不能太放飞自我。

怎么办?我看了我哥一眼。

我哥瞪了我一下:凉拌!这种时候就需要你神助攻啊!

我偷偷起身,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贴着边角往程颐走去。

程颐与一个人交谈了几句,然后借故去了洗手间。

林言沁很警惕他,见他一个人离开会场,立刻看向我:小乔,帮我盯着他,看看他

想做什么。

……没法子,看来我只能去洗手间堵他了。

这家酒店的洗手间外有个单独的洗手台,洗手台上有一面大玻璃墙,我不敢走得太

近,免得被他看到我跟踪他。

我在外面站了几分钟,程颐还没出来——男人上洗手间不是很快吗?

一位保洁大姐从我身边路过,对男洗手间喊了一声:“清洁!有没有人在啊?”

她估计干这行很久了,也不等里面回答,就将正在清洁的牌子放在门口,自己推开

大门,走了进去。

程颐不是在里面吗?

我正纳闷呢,突然感受到一丝奇怪的气息从洗手间里传来。

这股气息稍纵即逝,好像是蛋壳破开一条缝隙又迅速被堵住。

“大姐!”我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句。

正摆出清洁架势的大姐愣了一下,回头问道:“干嘛?”

“那个……里面好像有人啊……”

大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又往里面的通道看了看,喊道:“有人吗?”

依然没人回答。

“哪有人?”大姐白了我一眼,自己拿起拖布开始清洁。

“不是,大姐,里面真的有人,你过一会儿再清洁好吗?我怕有危险——”我焦急的叫

住她。

大姐怒道:“胡说八道什么,老娘扫个厕所有什么危险?!又不是没在厕所里见过

尸体!”

“啊?!尸体?!”我愣住了。

“废话!我隔三岔五就扫出用过的避*孕*套!那里面不是死掉的万子千孙吗?!现

在的年轻人就是狗!路边也能发*情!何况酒店!”大姐愤怒的吼了我一句,用力摔

上了门!

这……我吃你家大米了?好心提醒你一句,怎么对着我发这么大火啊?

我可是跟着程颐过来的,他要么是觉得丢脸没回答、要么是……是什么?

这里是男洗手间,他还能在这里消失不成?

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酒店的公共洗手间一般都处于角落,无论修得如何豪华,都不能放在人来人往的地

方,风水最好的地方也不可能放置洗手间。

这是晦气之所、也是长流水的地方,容易出煞和积聚阴暗晦气。

如果是那种很偏僻、平时很少有人去的公共洗手间,就更容易出事。

好比宋薇,被吓了一次之后,再也不敢去无人光顾的地方,对“维修中”这三个字无

比敬畏。

里面传来一声轻响,好像是什么东西倒下砸到地板的声音。

我走过去推开门,里面一片寂静,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阴晦气息又出现了。

“……有人吗?”我轻声问道。

里面一片寂静。

这种寂静十分诡异,连人气儿也没有。

我亲眼看到两个人走进去的啊!怎么可能这么寂静?

“……大姐?你摔倒了吗?需要帮忙吗?”我在门口低声问道。

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犹豫的声音:“那个……女士,这里可是男洗手间……”

“啊!抱歉,我只是——”我涨红了脸,居然被人看到了!

话音未落,那男人突然狠狠推了我一把,我没站稳,一个踉跄扑倒在门后,回头一

看,一把带着消声器的手枪对准了我——

我条件反射的伸手护着小腹。

身后这男人的神色有些惊惶,眼中带着一丝“得手”的喜悦。

……又是陷阱。

“……你是哪家的人?在我慕家家主的婚礼上闹事,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?”我护着

肚子,迅速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咚”的一声,我后背撞上了装清洁器具的一个隔间。

隔间下面的缝隙处有一只女人的手,正缓缓的朝内“缩回”。

我心里一惊,立刻暗暗掐诀,我这是被两面夹击了?

那男人有些惊慌,强作镇静的说道:“慕小乔,我们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!不管

什么慕家沈家、既然让我们活不下去,我们也得拼死一搏!”

“说得这么大义凛然?你到底跟我们家有什么仇怨?程颐是什么人?!”我皱眉问道。

“程颐?”男人冷笑道:“这世上哪有什么程颐?”

什么意思?!

没有程颐,那我们见到的程公子是谁?!

我脚边那只女人的手原本缓慢的往回缩,应该是那位清洁大姐着了道,此时突然戾

气暴涨,那只手噌的一声缩了回去,随即地面的大理石砖块就漾起一层黑色的波纹。

我立刻掐诀,心里刚准备默念宝诰,拿枪的男人就朝我身旁开了一枪!

消声器……

这一声枪响无法惊动喧闹的订婚会场。

我感觉小腹中一团火烧,灵胎现在刚结下不久,就算能抵御阴邪之气,也无法抵御

子弹。

“慕小姐,我知道你厉害,不过你最好别耍花样,否则我们要撕票了……”他颤抖着声

音说道。

我乖乖的举起手,问道:“……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找上我?撕票?你们不是来复仇

的?只是来绑架我的?”

男人点了点头,随即立刻摇头道:“我只是求一条活路,我不想伤害你……你最好配

合一下!”

“……好,我配合,不过你告诉我,程颐到底是什么人、有什么目的?如果他太危

险,我就算死,也不会让他伤害到我的家人……”我盯着这个拿枪的男人,认真的说道。

男人的嘴角抽了抽,他正要开口,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息——

一只手穿透了隔间的门板,紧跟着是一颗人头。

程颐,程公子。

他的声音带着难言的诡异。

“慕小乔,我可是你的仇人……你觉得我会把目的说给你听?哼哼……蛰伏了这么久,

总算让我抓到机会……”

——

注释:有小仙女问帝君大人取名的出处?

“锦瑟年华谁与度,只有春知处。”——出自贺铸贺方回的《青玉案》

“气若兰兮长不改,心若兰兮终不移。”——出自《孔子家语》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657章 混乱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