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5章 腊月

这一层只有两户人家,除了那老齐家,就只有另一边门上挂着光秃秃柳条的那一户。

这位老人家应该是那家的住户吧?

我们微微愣怔的时候,老人家已经从电梯里跨出来了。

他看起来七十岁左右,头发大半都白了,穿着一件老式的棉大衣,脚蹬一双棉鞋,

打扮得很平常。

但他双目炯炯有神,看起来精神奕奕颇有气势。

“……老人家,您这么大声做什么?我们来探望朋友的。”我哥回答了一句。

老头两道白色的眉毛一皱,不悦的说道:“探望什么朋友?不知道这家人出事了

吗?小年轻人别来添乱、等事情平息后再来吧!”

邵一航不悦的回了一句:“又不是去你家,你管这么多干嘛?”

老头冷笑了一声,转身朝自己家门口走去。

“等、等一下!”我忙叫住这位老人家。

他回头冷漠的看了看我。

“老伯,请问一下,您家为什么在大门上挂树枝啊?”我特意说成树枝,而不说柳条。

老人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,他语气生硬的说道:“小孩子不懂很正常,我家孩子

也不懂……殊不知老人家留下来的智慧多有用……这只是一种风俗,你们这帮小年轻快

点离开吧。”

干嘛老赶我们走啊?

我哥嘟囔了一句:“知道挂柳条辟邪很了不起啊?牛成这样,不就是倚老卖老吗?”

老头狠狠的瞪了我哥一眼。

我们走进电梯,邵一航按下一楼,问道:“挂柳条怎么了?不能挂?”

我摇摇头道:“能挂,柳条是辟邪的道具,我看到门上挂着柳条,还以为住了什么

高人在里面,所以就多问了两句。”

“这老头肯定知道柳条是辟邪的,老人家比较在乎这些,他可能觉得出了这事儿打

扰他清净了,所以看到有陌生人就那么凶。”我哥猜测了一番。

邵一航将我们送回家,路上我们才知道,他与老齐其实不算好朋友,他跟死去的女

主人比较熟。

大概是出于某类特殊人群的“同情心”,所以他向老齐介绍了我们。

我哥看着邵一航车子远去的背影,悄声跟我说道:“我看邵一航真正的心理是巴不

得老齐和那个小三出事,但还算有理智,不希望真的发生惨案,所以介绍我们去看

看。”

我们回到家的时候,老索正在打扫院子,一声清亮的少年音从西厢房传来。

“小师叔!师父!”贪狼两眼亮晶晶的朝我们跑来。

他放寒假了,我爸就带着他一起来找我们,老索刚把两人接回来不久。

我哥笑道:“不肖弟子!居然不先向师父到招呼!先喊你师叔?你也知道你师叔才

是当家啊!”

他一边调侃贪狼一边伸手捏他脸。

我觉得贪狼长得好快,他身上的新皮肤长好后,我也几个月没见他了,此时觉得他

又长高了。

因为他从小被拐卖,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,之前测骨龄显示大约是11岁,满打满

算现在也就是12岁吧,居然已经快有我高了。

这小家伙退能吃,受了重伤大病一场也没耽误他长个儿。

老爸在奶奶房间抱着两个宝宝小心肝小宝贝的亲昵,他说好几个月没看到于归和幽

南,简直揪心揪肺的思念,还说再也不要和两个小宝贝分开了。

进入腊月要过年了,我们也不打算再折腾,等过两天去老齐哪儿,把她老婆的亡魂

超度了就安安心心的过个年。

奶奶是太爷爷的长媳,年关将近,她要回去主持很多家务,我们也想她能休息一段

时间,不要夜夜带孩子那么辛苦,于是派大宝送她回了老家。

“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晚上带孩子怎么办?”我哥看着我道。

“……能怎么办,我自己带啊。”

“两个哦!不是一个!奶奶那是经验丰富,你虽然是亲妈,可是比起奶奶来差远

了,如果忙不过来,不如……晚上我帮你带一个?”我哥犹豫了一下,一咬牙做出悲

壮的模样。

晚上带孩子很累,除了偶尔的夜啼,还要喂奶、换尿布,我想了想道:“没事,让

江起云带……于归和幽南很爱黏着他,也不哭闹。”

而且,帝君大人不用睡觉都可以,闭目养神就行了。

这么好用的奶爸不用太浪费了。

晚上江起云出现的时候,看到两个小孩被厚厚的被子围住堵在床里、而我一趟趟的

搬婴儿用品进来,他问道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“奶奶回老家了,孩子需要我们自己带。”我指了指他和自己,强调道:“我、们、

自己带。”

他挑了挑眉,拂开被子坐到床沿,于归和幽南两个小家伙立刻一咕噜翻身、滚到他

身边,亲昵得不得了。

“……自己带?那我们怎么行房?你不怕吵醒他们啊?”他勾起一抹坏笑。

我跪在床边、趴在床上当人形护栏,听到他这么说涨红了脸:“那、那就不做!”

怄气的话题还没揭过去呢,做什么做?

其实这个怄气有一半是戏弄的心情,他希望我能主动些,然而我该怎么主动啊?

难不成要我压在他身上这样那样?

于归和幽南已经半岁了,我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的周期,这两个小家伙开始吃辅食

了,对奶的需求下降了一半,我也不用小心忌口的当粮仓。

江起云没有多说,伸手戳了戳两个小家伙的脑门儿,指着床里说:“进去。”

两个宝宝估计没听懂他的指令,两人晃悠悠的并肩坐着,一脸茫然的看着他。

“……六个月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听得懂?”我无语的看向他。

江起云摇摇头道:“不,他们听得懂,不过因为第一听到,有些陌生而已……幽南,

进去。”

他再次发出指令,并且把腰上悬挂的一个玉佩丢到床里,幽南仿佛突然醒悟,小屁

屁一撅就往玉佩爬去。

于归原本靠着幽南的,幽南爬走,她“吧唧”一下侧脸摔到床上,就开始委屈的瘪嘴。

江起云看到幽南的小胖手抓着玉佩,有些得意的对我说:“你看,都说了听得懂……”

“好好,算你厉害,你这么厉害,哄哄你女儿好吗?她又要哭了……”

江起云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,看来他对于归也很投降。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575章 腊月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