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密话

“那黑洞里面是什么?”我被他扯着回到房间,他一言不发,我隐约猜到他为什么生气。

上次林言欢扶了一下我的肩膀,他差点就要在人家客房来宣告占有权了。

他有时候很小气。

可小气!

江起云不回答我的问题,反而径直将我拉到浴室,皱眉道:“一身邪气和别人的味道,快洗洗。”

我皱了皱鼻子,有点不满的脱衣服:“你不也一样。”

他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看着我:“你这是邀请我一起洗?你伺候吗?”

这里不是阴景天宫,没有温顺的侍女伺候他的生活起居。

“我可以帮你放水、拿睡衣,其他的自己动手。”我撇撇嘴。

他轻笑一声,伸手将我抱起来放在洗手台上,伸手到背后帮我拆背带裙的拉链。

拉链缓缓的拉下,他的嘴唇在耳廓上若有若无的轻轻拂过。

“……你哪儿懂得伺候人?偏偏还生了一副惹人心软的样子。”他轻叹一声,从肩上将背带裙扯下。

脱恤的时候,气氛不由得旖旎起来,穿着柔软的内衣,胸口那朵花的尾端没入肉沟中,他冰凉的手指拂过花瓣,细细的伤痕隐藏在妖娆的图案下,触感有些轻微的粗糙。

血咒的伤痕好不了,就像一个烙印在身体上的印章。

虽然他用一朵曼珠沙华化入肌肤遮掩伤痕,细细摩挲仍然能感受到细微的不平整。

有伤疤的地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,都会更加敏感,受不了他的手指和唇舌。

帝君大人从来不承认自己粗暴、也不承认自己吃醋。

只会冷冷的哼一声,然后加倍的在我身上里里外外都留下专属的印记,在床帏之事上他就是个暴君、绝对的暴君!

不讲道理还不准抗拒,除非他心情好主动放过我,不然我就只能乖乖当案板上的鱼肉。

他到现在还喜欢扣住我的手腕,掌控绝对的主动权。

我今早还冲过一次澡呢,清理了好半天,我就不信他感受不到某处的红肿。

现在天气热,光着身子也不觉得冷,可我还是被他弄得一阵阵轻颤,只是嘴唇的厮磨和他的手指,我都受不了。

他那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从某处撤出来,指尖上带有一点白色的黏液,我红着脸瞪他,这都是他昨晚强硬留下的东西。

他轻笑抱着我,埋首在发间喃喃低语:“……小乔啊小乔,你怎么这么好……”

“……好什么好,好欺负么?”我有几天能不被这些让人羞恼的液体折磨?

以前不忌讳穿高跟鞋和小裙子,现在?走路都变成小碎步!

“嗯。”他的手指没入我的头发,一下一下的梳理,然后用大发夹抓住:“好欺负,也好哄,更好吃……快点洗澡……要我帮你清理吗?”

清、清理?!清理哪里?!

我头皮发炸、难以置信的盯着他。

他唇角勾着邪邪的笑,含着耳垂边说边咬:“……你不是总抱怨留的太深了吗?你自己够不着吧?要我帮你弄出来吗?”

那也不能要你来啊!好羞耻!

“坏人也是你、好人也是你……”我被他这样禁锢着,手脚都没法踢打,只能嘴上抗议——

“我要去鬼市上买套套!”我梗着脖子说。

“嗯?”他眯着眼,危险的盯着我:“买来干什么?”

“买来……买来……”这个要求似乎是挑衅他的两大爱好之一。

“……看来那家店不想再经营了,我就看谁敢卖给你。”他冷冷的哼了一声。

“那你也不能……你打算一直这样留在里面啊?!”

“嗯,一直。”他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:“往生不灭,你以为是随便给你的?做妻子的基本义务都不懂吗?”

“那、那也不能一直怀孕啊!要避孕的啊!”我急得涨红了脸。

以前我对他这个专制的决定没有太深刻的感受,可是现在知道怀孕后期好辛苦,这样的日子要一再重复吗?

“避什么孕。”他皱眉道:“你傻吗,孕育灵胎是多大的功德、多么罕见的事情,你不知道?”

“你自己看看你的样子,除了肚子之外,你的容颜、肌肤、精气神有受损吗?而且你的道行修为增长迅速,灵胎带给你的好处数不胜数,你还想避孕?”

他轻声训斥着我。

我有些懊恼的低着头:“那……那我也不想一直……一直挺着肚子……好辛苦的……”

说真的,我现在才真正体验到怀孕的不容易。

因为灵胎的特殊性,主要是孕育精气神,最后一个阶段才开始拼命长皮肉,所以我到了最后三个月才显怀,而且来得特别凶猛,骨缝被寸寸撑开,连个适应的时间都没有,几乎每天都能感觉又长大一分。

“第一次怀孕就是两个,辛苦也是正常……你第一次做的时候,还痛成那样呢,现在不也习惯了?”他笑着亲了亲我的脸颊。

说要我快点洗澡,我却坐在洗手台上敞着四肢被他抱着说话。

“……那时,你太粗暴了,我又害怕。”

“嗯,粗、暴……”他轻笑一声,轻轻摩挲着我的后背和腰骨。

这种冰凉的触感和难得的亲昵,真的让人招架不住,我靠在他的肩膀上,总觉得真实又虚幻。

“现在我也怕。”我难得跟他说这些心里话,看着肚子一天天长大,我心里越来越慌。

生孩子这个话题简直太陌生了,我一无所知,他估计更不了解,就算我在网上搜再多的知识,也没办法缓解心理上的那种慌张。

我同龄的人都在想什么呢?吃喝玩乐?

我却在想孩子怎么生、以后怎么避孕的问题。

这天晚上我们难得交谈了一会儿,他最后依然要彻底的侵入宣告占有,连着两天这样做,某处红肿胀痛、寸步难移——我又尝到了这久违的滋味。

他也不跟我说昨晚的事情,我还得艰难的下楼找我哥问情况。

神奇的是,我哥居然是林家的车子送回来的!

“小乔你瞪着我干什么?”我哥莫名其妙的问。

“你、你夜不归宿,是在林家住的?”我心里砰砰跳,我给我哥算乾造的时候,他可是淫欲真桃花,他在林家过夜让我的心提到嗓子眼。

“废话,昨晚跟林言欢商量对策,吵到凌晨三点,累得我要死!就在他家将就一晚,你怎么了——”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255章密话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