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魂葬场2

“这是一处……魂葬场……你们快走吧……”老巫婆子颤颤巍巍的说。

魂葬场?

这是什么地方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地方。

我转头看向我哥,他耸了耸肩,显然也不知道魂葬场是干什么的。

老太太应该是那间养老院封了之后,被分流到这里的。

她神神叨叨的,应该被认为是精神病人。

其实这样挺可怜的,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几乎都命犯五弊三缺。

五弊是指:鳏寡孤独残,三缺是指:钱命权,还有一个三弊: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。

万物皆有因果规律,世间有自己运行的法则,阴阳圈子的人窥探天机、就算再怎么小心也会改变事物的运行规律,所以上天会对这样的人进行惩罚。

所以我们都没有完整的命理,不过这也没什么,从事这行业的人大多都看淡了这些。

以前为什么说瞎子算命最准,因为他已经犯了“残”,胆子大,好多事情都敢说出口。

当然前提是个真瞎子,现在好多瞎子算命都是假的。

就我家的情况来说,我爸和我妈好不容易在一起,结果我妈又走得早,我爸犯了鳏(老而丧妻、独夫无偶为鳏),还被血脸鬼王弄得身体受了一次大灾,再加上花了那么多钱才治好。

我们大家族的亲情也淡薄,也没多少朋友,爱情更不用说了,目前看来就我稍微谈得上爱这个字。

这老巫婆子手上的桃木串珠,一颗代表她曾经走阴一次,这么一串缠绕在枯瘦手腕上的珠子,可以看出她曾经有多“辉煌”过,但是晚景凄凉。

这也没办法,人为了活下去,哪里会考虑以后、考虑晚年?为了生存什么事情都得做啊。

她年轻的时候年景不好,她是走阴的人,不可能不懂报应,或许早就预料到自己晚年只能活一天算一天。

我回家的时候,问了老爸一句什么叫魂葬场,老爸也一脸茫然:“你在哪儿听到这个词的?”

“一个走阴的巫婆子说的。”

“……奇了,巫婆子说话从来都是避重就轻,怎么突然这么直接干脆的给出关键词?”我爸啧啧赞叹。

“那魂葬场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我追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,听这个意思,大概是送魂的地方?”我爸戴上了耳机,缩在柜台后面打。

这老头,四十多的人了,还沉迷游戏!血缘关系真是可怕,我哥也是中了王者农药的毒。

我回来得晚了些,江起云已经在房里了,看他眉头一皱,我立刻捞起睡裙就往浴室跑——

“你跑什么跑!”他凶了一句:“关门有用吗?!”

……没用。

他直接进来,我躲在帘子后面一边脱衣服一边说:“我想去看看徐雅琪是不是被生魂分离了……那里白天看起来没什么危险。”

“没危险?你这一身什么味道?好多纷乱的鬼气!”江起云皱眉问道。

“真的!那里白天看起来还风和日丽的,但是有个巫婆子跟我说,那里是一处……魂葬场?什么叫魂葬场?”

江起云微微蹙眉:“一会儿再详细说,快洗澡。”

这家伙,叫我快点洗澡,可是他在旁边呢,怎么快得起来?

》》》

“慕小乔,你别想自己去对付司徒霖,你跟他相比不光是道行差远了、脑子也差远了。”江起云冷冷的责备我。

“……我觉得白天没什么危险才去的。”

“我没法整天陪着你,冥王殿上我不能一天不在,会耽误天道轮回的时间,只有把一整天的事情都盖了神印才能走开,这个神职很麻烦……你如果要去什么地方,可以等我晚上来了再去。”

晚上再去?凡人是晚上睡觉的……

江起云听我说了今天的所见所闻,不悦的皱眉问道:“你看到了那个医生与病人行房的场景?”

我赶紧摇头:“他穿着白大褂,我什么都没看见!”

“哼!”

“我是从镜子里看到他双眼翻白、下巴滴着口水,这不是正常人的样子……可是后来与我们交谈时又像个正常人,我哥说,会不会和寡妇巷一样,有人用这种欲望来控制孤魂野鬼……”

死去的鬼魂对于生人有一种病态的执念,他们渴望失去的身体,所以常常会停留在人间飘荡,被一些走邪路的法师驱使豢养。

“但是那巫婆子又说那里是一处魂葬场,我从没听过这种说法……”我抬眼看着江起云,指望帝君大人为我解惑。

江起云微微皱眉,他似乎也没听过这种说法:“一般来说,如果是善意的让魂归地府,那应该是超度,不应该用‘葬’这个字,魂再死,就是灰飞烟灭……”

“……那这间医院,是一处专门让鬼魂灰飞烟灭的地方?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吗?”

江起云摇了摇头:“你还记得你太爷爷手中那个塔吗?让你太奶奶的魂灵寄宿,能吸收阴气、灵气,让你太奶奶栩栩如生。”

“记得。”

魂灵一般都是茫然的,或者会渐渐的变态,因为执念而扭曲,变得古怪或者厉鬼等等,但是我太奶奶依旧眉清目秀、悠柔婉转、灵动如初,一笑一颦都与活着的时候无二。

“那个塔是阴司流出去的物品,在凡间可以算得上神器,能养魂,如果你太爷爷有作恶的心,那个塔可以炼魂来让你太奶奶变成鬼神,与走尸仙道的人差不多,都是偏门的修炼方法。”

我好像听明白了一些:“所以……魂葬场是一处炼魂的地点?”

“猜测而已,我让城隍派人去查查,明晚我们再去看看……司徒霖失踪,那个鬼道士被拘了魂,应该还有一个邪道的鬼魂隐藏在生人身上……按照司徒霖的习惯,这个鬼魂也是炼魂托生在活人身上,很难找。”

江起云伸手拨开我后颈的头发,轻轻的在后颈落下一吻:“明天安排好再去……以后别一个人出门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其实我想说还有林小姐和四个保镖呢,但在江起云的眼中这些人都没用。

第二天夜里,我才知道他说的“安排好”是什么意思——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225章魂葬场2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