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老司机

淅淅沥沥的热水从头淋下,艾叶的味道在浴缸里散开,我僵硬的站着、闭眼让热水流过眼睫。

长发湿漉漉的贴在后背,被身后的男人一缕缕摘开,挑在肩侧。

真是难耐。

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处处的碾过肌肤,从耳廓、到脖颈、肩背、后腰……一路往下,每一次轻颤都无法隐藏。

我开始怀疑他的眼睛好了,不然为什么这目光让我如芒刺在背?

近在咫尺的距离让我觉得一分一秒尤其漫长,比在床上时更加羞赧。

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夜里相处。

没有灯光、只有月色。

黑暗遮掩了很多情绪,让我能隐藏奢望、让他能伪装冷漠。

让我沉溺时可以闭上眼当鸵鸟,也让他能像个暴君一样对我的一切予取予夺。

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站在没有一寸阴影的地方、展露自己所有的情绪。

浴缸里水放好了,他从我身后伸手来关了花洒,清冷的气息拂过我的头顶,让我全身泛起鸡皮疙瘩。

江起云的双手撑在我面前的墙壁上,将我整个笼罩在他的气息之中。

“……还在怕我。”他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“多久了?慕小乔,还不习惯?”他皱着眉、伏在我耳边问。

我抬手擦掉水珠,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!他是我冥婚的老公啊,看自家老公又不会长针眼!

这点勇气就持续了一秒钟!

一转过身来、我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!

我没看到暧昧的水珠划过他的胸膛、没看到什么胸肌、也没看到那淡褐色的两点。

什么腹肌、什么髋骨、什么人鱼线?长什么样啊?我真的不知道!

我的头都快埋到自己胸口了,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的……肚脐。

那性感的凹陷下方有一条细细绒毛,在坚实的小腹上笔直成线,一直往下延伸到——

咳……这冷冰冰的家伙,男性荷尔蒙爆棚。

我差点站不稳。

面红耳赤。

“……你到底在怕什么?”他皱起眉头,清冽的嗓音低低的撞击着我的心脏:“现在不会把你弄疼了吧?”

“有一点……我也不是很怕,只是难为情。”我老实说到。

“是不是因为第一次你很痛?全程在发抖、指甲都抠出血了,所以你有阴影?”他不悦的问。

我抬头瞪他:“当然有阴影!那时候我以为是个恶鬼!而且结冥婚是阴人的事,我以为自己要死了,谁在临死前不害怕啊……而且是你太粗暴,还怪我啊?”

那一夜的白喜袍上可不是什么温柔的点点落红,就是几滩血迹,你帝君大人难道没看到?

“不光第一次,你这次出现那天夜里也……第二天流出来的东西都有血,痛死了……”

我这算是“积怨良久”,忍不住数落了他的暴君行为。

“谁让你总是那么紧张?”他伸手来抱我,但嘴上绝不承认自己粗暴。

热水没过胸口,我屈起双腿坐在他身前,看着水中两个人的发丝纠缠在一起。

他一开始还有耐心的噬吻肩头,在两唇接触的时候立刻变得狂暴起来。

“……做得太少,你才会害怕。”他一边说一边将我的手扯到他的某处,强迫我双手老实握着,那东西在我手中越来越……

天呐,好羞耻!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明目张胆的捏着他。

浴缸里的水随着他的动作溢出,我唇边开始溢出破碎的嗓音,楼下我哥的房间与我是同样的构造,要是在这里做羞羞的事,难保不被我哥听到,明天我还怎么面对他啊?!

“……你又紧张什么?”他不满的咬出点点红印。

“不能在这里,回、回房间……”我态度坚决,再被我哥听一耳朵去,我真的要尴尬死了!

“……慕小乔,你真的越来越——”

帝君大人的耐心快要消耗殆尽,想想他以前是怎么做的?直接分开我的腿压下来,管我有没有准备啊!

现在他不仅三天两头的老实睡觉,还大发慈悲的亲亲摸摸半天、感觉到我身体准备好了才行动,已经是天大的进步了。

我今天推拒他两次,加上这几天老实睡觉,他已经快要发火了。

气氛好像有些急转直下,我不想为这事闹的不愉快,赶紧攀住他的肩亲了亲他的脸颊。

“水冷了……要是感冒了又不能吃药……”

他再忍了一次,之后翻倍的讨回来。

》》》

第二天我全身酸痛、小腹里面更是酸胀得难以言喻,他昨晚已经收敛了很多,不像以前那么狂暴,多少也是顾忌着肚子里的两个小祖宗。

但无一例外的是,他固执的留下很多东西在我身体里,虽然我并不讨厌他这种宣告占有的方式,但……留的太深了,第二天有时会突然流出一股,那种心情真是羞恼得想撞墙。

我颤颤巍巍的下楼,跟我哥商量叫外卖。

“我今天不想做饭!站着好累!”我对我哥露出恳请的眼神。

我哥作势要打我:“做爱做到废寝忘食,你还好意思说!”

“你跟江起云说啊!我也不想这样……”我嘟囔了一句。

我哥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小乔,你是不是……嗯,别怪哥哥打听隐私啊,谁叫咱没妈呢,这种问题没人跟你探讨——我是想问,你是不是不会做爱啊?”

“啊?”怎么可能不会!

不会做爱,那我肚子里两个小祖宗是怎么来的啊?

我哥摆摆手道:“我的意思是,你是不是只会躺着不动?”

“……还有趴着、坐着。”

我哥满头黑线:“都一样啦!我是想告诉你,做爱也是两个人的事,你总是一昧的被动、也没有任何技巧,他当然觉得不满足啊,不满足就做到满足为止啰,反正人家不是人,但是你累啊!看看你这脚步虚浮的样子……”

“夫妻房中术也是一门学问,对夫妻感情稳固、家庭和睦极有益处,你好好学学啊。”

我黑着脸无语的问:“怎么学啊?看文言文自己悟道啊?那也太难了……”

“这方面你有个鬼的悟性!做那么多次还只会躺着,妹夫对你要求真低!就你这技术他还这么黏你,不错了!”

“……那、我该怎么学嘛?”我红着脸看向他。

我哥露出一个坏笑,高深莫测的说道——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190章老司机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