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尸沼阴路

继续?

我头顶都开始冒烟了,还要继续啊?

每次我显露出一丝反抗或者挑衅时,他就以更加强大的魄力压来倒我。

此时骑虎难下,怎么办啊?要不要偷偷给我哥拨个电话,让他来救场?

江起云见我僵立,伸手将我抱上桌子上坐着,瞬间海拔骤增,方便他的举动,他毫不客气的将肩带往下一扯……

“……这里是别人家的客房,回家再……嘶……”我推了推他,被他警告似的咬了一口。

“那又怎样?你难得主动一点……这段时间让你躲了多少次,你是不是又忘了妻子该做什么?”

他的动作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,而且还不张开结界,这是故意的吗?!如果被林家的人开门看到怎么办?

“……回家再继续好吗?”我的语气有点狼狈,他的力气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,轻轻巧巧就将我的膝盖分开在他的腰侧,我的骨头在他手里像稻草一样。

江起云微微蹙眉,估计觉得在阳间真麻烦吧?

他一边盯着我,一边用舌尖唇齿缠绕着胸前的嫣红,这样的方式,我和他都有些招架不住。

“……老公……求你啦……别在这里……”逼不得已只能祭出最后的招式。

就算我的演技负分,这招也很好用,江起云轻轻的哼了一声,将我拢入怀中。

“你越来不听话了,慕小乔。”他不满的蹂躏着我的嘴唇。

好好好,只要他高抬贵手别再点火,咬就咬吧。

我暗暗松了口气,伸手拽着他后背的衣服:“……司徒霖给了林小姐一面黄铜八卦镜,我哥摸了摸,是个有年岁的东西。”

“嗯。”他的手带着惩罚意味的捏着我,有点痛。

门外突然响起林家保姆阿姨的声音:“慕小姐,我家少爷让我来问问您需要帮忙吗?”她轻轻敲了两下门,就拧开了门锁——

我我我,我还没穿上衣呢!

江起云一瞬间幻化成了实体,将我禁锢在怀里包得严严实实,只留了一个腿缠在他腰侧的暧昧背影。

那位阿姨“啊!”了一声,匆匆说道:“抱歉抱歉!这是——”她赶紧退出门。

我飞快的套上了薄衫,瞪了江起云一眼,正想着怎么解释,就听到门外传来“咕咚”一声闷响。

一股阴晦的气息夹杂着尸腐之气瞬间弥漫开。

我正要开门,就被江起云从后面一把抱住、将我推开。

他的手放在门把之上,微微蹙眉道:“……来了。”

“什么?什么来了?”我赶紧贴着他的后背。

“她不是说感觉有东西在她房里走动吗?应该是那些东西……”他轻轻拧开了门锁。

我觉得他开门是顾忌着我,不然他自己飘出去就可以了,我还要自己开门、自己面对门外的景象。

此时好歹有他挡在面前,让我有个接受的过程。

门一开,那股阴晦、夹杂着尸腐味道的气息浓烈无比,林家的保姆阿姨倒在门边。

地上有一双枯败灰白的手,正在她的头上乱摸、拉扯她的头发。

走廊里从门口到隔壁林小姐的房门前,地板、墙壁、天花板,都变成了浓重的黑色。

好像布满了迷雾的沼泽,有一双双手、肢体、大腿、甚至人头在黑雾中若隐若现,就像被沼泽吞没的尸体。

今天因为我们过来,林言沁房门口的两个保镖就撤走了,到院子里守着她的窗下。

此时这片黑色的尸沼一直蔓延到林言沁的房门前,她的房门周围被黑色的尸沼吞没,只有那扇白色的门完好无损,应该是我哥在门后贴了符咒。

“我哥还在房间里!”我焦急的说。

这地面好像一层黑雾,踩上去会不会跌进深渊啊?

江起云伸手拎着我,如履平地般走到那门前,他让我去拧开房门,我一边开门一边喊道:“哥,你可别劈我啊!我进来了啊……”

话音刚落,一把金钱剑就出现在我面前!

江起云眼明手快的抬起两根手指弹开剑身,将我往里面一推,道:“去‘屋漏’的方位站着。”

屋漏?

他突然冒出这个词,我愣了一下。

现在的卧室就是一间房,就算带上卫浴也是一间,跟古时候的房屋方位完全不同。

古时候的房屋非常讲究建筑朝向,屋子的每一个方向都有名称。

一间房子的门称为“户”,一般是朝南最佳,与门在同一面墙的窗户称为“牖”,还有屋顶的窗(或烟囱)称为“向”,这是三个进出、采光、通风的口。

而屋子中间一般用帘子或屏风隔开,从门户进去后,要绕过屏风,才能看到位于窗户“牖”下的主人床位,这个床位称之为“奥”,是一间屋子里最深的地方,深奥这个词也是这么演变来的。

而朝南的这面窗户正对着光线最好的一面墙、也就是房屋的西北角,就称为“屋漏”。

听起来好像是说屋子漏了,有点凄凉的感觉,其实这个位置是“当室之白”、是供神的位置。

江起云让我们站到屋漏之位,就是想让我们躲在最“干净”的地方。

可惜现在的房间早就没有了这些讲究、也没法讲究,哪怕是自己建的别墅也是欧式小洋楼,哪有什么中式的门、庭、堂、室,老祖宗的东西早就丢得差不多了。

地上的黑色尸沼逐渐蔓延进来,从门一直延伸到窗户。

我哥将林言沁从床上搬下来,丢在了屋漏之位的最里面,我蹲在地上扶着林言沁,我哥挡着我,江起云站在最外面张开了结界。

“你们有没有纸人?”江起云开口问道。

我哥从腰包里掏出纸人符咒,江起云修长的手指三两下就折成一个小人,他递给我,让我从林言沁手上取一滴血。

我也正想报仇呢,用刀尖扎她一下、取滴血不算过分吧?

殷红的血滴在纸人符咒上,江起云掐诀一弹,纸人悠悠飘到了床上,代替林言沁。

门外的黑色尸沼里,开始冒出了一个白色的鬼影,茫然的从门口一点点的冒出来,好像从地底的阶梯一步步往上走……

——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187章尸沼阴路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