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风月有言

什么?

他说了什么?青蕊与青鸾都是这么来的?

这是什么意思?

我按捺不住好奇探究的心,殷切的用祈盼的目光看着他,指望他大发慈悲多说几句话。

他向来清冷倨傲,不说明他的心情、不解释他的言行。

在他生气或者心情很好时会多说几句,大多数时候我都只能自己瞎猜。

江起云垂眸望向我,或许是我的神情太露骨,惹得他轻笑着将我拉到树后。

我的心咚咚跳了起来,他要跟我说什么?

大宝愣愣的叼着烟,我哥见怪不怪的搭住大宝的肩膀,将他扭过去道:“非礼勿视、非礼勿听~大宝啊,你不想被炒鱿鱼吧?”

江起云将我禁锢在树后,微微欠身低头,轻笑着说道:“慕小乔,你不是说你不介意吗?为什么一提到青蕊和青鸾,就会露出这种眼神?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
我想知道啊……我想知道她们对你有多重要,但是你这么凶、又不允许我问,我除了自己心里瞎猜,还能怎样?

江起云的话语向来凉薄,这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的。

“……你想知道我有多少女人?还是想知道我如何与其他女人做爱?或者,想知道这些女人会不会威胁你的地位?慕小乔,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听进去我的话?”

我……难道不能介意一下?

心里涌起一阵酸涩,我努力把眼泪压下去。

“起云……我介意,但我不会因为她们而怨恨你什么,可在你心里,她们不同,我只是……想知道你们的关系,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。”

我有些负气的嘀咕道:“几百年前,我又不认识你……你们的事情我哪里管得着……”

江起轻笑,用手扶着我的后颈让我仰头。

“……是啊,几百年前,我也没有你啊。”他喃喃的在唇畔低语。

》》》

紫微玉虚帝君,居于紫微垣,为万象宗师,上统诸星,中御万法,下治酆都。江起云自被显化而出之日即为尊神,受命统领冥府酆都,接替炎帝庆甲为冥界尊神。

冥界纵有无边胜景,也为死寂之地,无法孕化万物。

包括爱与欲这种万万年都无法勘破的思绪。

即便坐忘百年,摒弃恶欲邪念,也无法消磨千年的孤寂。

风月无言、花也不能解语。

太一尊神能将血池业障化为莲花,江起云便以一朵莲蕊化为侍女,赋予魂魄。

“……点化得了形、却点化不了心……她奉命托生为凡人追杀鬼王、主持法阵,没想到世间的贪嗔痴欲学得一个不少,不仅忘了自己的身份,还想害你……若没有那个血咒,你现在早已被尺郭啃咬得残破不堪、在醧忘台之下无知无识的离开了……”

江起云摇了摇头,语气有一丝无奈和懊恼,他自嘲的浅笑:“尊神又如何、也逃不掉因果循环。”

“至于青鸾……”他冷笑道:“她是太一尊神的鸾鸟、擅于法阵结界,所以被我要来点化人形,守护阴景天宫,黄道村的法阵出现后,就命她投身沈家来当阵眼……很久以前,她就是权珩的伴侣,你可别把这笔账算到我头上。”

“……我只是好奇。”

“口不对心。”

“……那、对不起……行不?”

他邪笑着俯下头来:“……嘴上的道歉,不接受。”

这、这不应该是我道歉吧?

我道歉已经很照顾你的心情了!为什么还不接受啊?要不是看你的眼睛还没好……

眼睛……

我仰着头垫着脚,轻轻的吻了吻他的眉眼。

这行了吧?

江起云的双臂箍紧了我的腰,低头噬咬着我的唇,冰凉的唇舌堵得我呼吸混乱、发出难耐的声响。

“……慕小乔,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主动?”他轻笑着边吻边说,低低的话语就像在脑子里面响起:“……几天没把你灌满了,不饿吗?你就不会主动些,嗯?”

我羞恼得头皮都快炸了,这家伙在这种夫妻之事上简直像个暴君!

这是什么鬼地方!

我能在这种地方主动吗?!我哥他们就在不远处好吗!

风月有言、花亦解语,看谁在身畔而已。

等他松开我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都开始缺氧了,喘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。

嘴被咬得嫣红,唇角甚至下巴上都水光潋滟,整个脑袋都快熟了!

我哥和大宝蹲在小林子边,盯着对面的山路。

但他们明显心不在焉!

大宝叼着的烟都快烧到嘴了!

“少东家,你经常被荼毒吗?”大宝嘴唇抖了抖,一大柱烟灰掉落在地上。

“可不是吗?一做就是两三个小时不停歇、后半夜能折腾到天亮,出个门也要交了公粮才下楼,腻歪得不得了,洗床单算什么?我妹连穿内衣都一脸羞恼眼泪汪汪的样子,可想而知那张床要经受多少次生与死的洗礼,他俩这腻歪劲儿我都麻木了,现在只是亲亲抱抱算个鸟啊……”

我哥的声音波澜平静、宠辱不惊。

我……我一定让他吃半个月的泡面!这些话能乱说吗?!

大宝一脸艳羡的表情:“好羡慕帝君大人琴瑟和谐啊……下次去鬼市也带上我吧,我要去买点那啥……你懂的!”

“滚犊子,你一个凡人就老老实实的当凡人!人家不是人,你能比吗?!老老实实做好你的十五分钟就行了!”

噗……!!

“……慕云凡!”

我哥吓得一耸肩,忙说道:“咳,我们在讨论男人的话题,而且我们盯着呢,对面还没有动静——”

正说着,对面突然有一辆车子飙了出来,车子在转弯处打开,一脚踹出来一个人!顺着山坡往下滚!

我哥那开心的样子,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:“卧槽,终于有人了!大宝我们快上(逃)!”

这种又跑又跳的事情轮不到我这个累赘,江起云冷冷的给我一个眼神,我乖乖的上车坐着等。

那个被踹出来的男人就是老林,他磕得头破血流,看到我哥冲来惊恐无比的想要逃走,被我哥和大宝一把抓住摁倒在地。

我哥这小油条立刻脱了他的裤子绑住他的双脚,让他无法奔逃。

“你到底想干啥、那、那些九窍玉填塞的尸体跟我没关系——”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177章风月有言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