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九窍玉3

江起云微微蹙眉听着电话那边仓促的话语,低沉的回了一句:“嗯,我现在来,跟紧点。”

怎么了这是?我还从没听过他讲电话超过三个字。

电话那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,除了我哥,估计没人能让他纾尊降贵的多说几个字,我哥这么早打电话来做什么啊?

“走吧,你哥盯了一晚上,今早医院开侧门的时候,有一辆车子来拉尸体,他发现昨晚那个男人的情况有古怪。”

老林吗?除了他以外,昨晚我哥提起的九窍玉也让我很在意。

在古代,先人对玉非常的尊崇,认为玉石能保活人平安、能让死人肉身不朽。

江起云给我的螭龙玉戒、还有现在下落不明的名章都是红色的血玉,由此可以看出玉石的灵性与重要性。

所谓九窍玉,就是指塞在人体九窍的九件玉器:双眼两件、双耳两件、鼻孔两件、口中一件、后门塞一件、还有性器一件。

眼塞就是盖住眼睛的眼帘、耳塞是八角棱形、鼻塞是短小的圆柱形、口塞是微笑的月牙状,不能含住,只是遮盖,还有后门塞为圆锥形台状,性器塞则男女各不同。

稍微脑补一下,这简直就是s的鼻祖啊,想想都觉得辣脑子。

东晋道家经典《抱朴子》中传达了“金玉在九空与,则死人为之不朽”的信念,从此以后九窍玉在贵族士族中流行,这比弄一件金缕玉衣现实多了。

但是近现代这种信念早已式微,随着科技和社会的进步,这种封尸窍的手段已经消亡。

老林告诉我哥这些尸体上有九窍玉,肯定是想告诉我哥一些不方便明说的事情。

当然这些尸体上不是真正的玉石,而是特制的软木或者塑胶产品。

某宝上面一搜就可以搜出很多类似的s用品,用在尸体上真有些恶心,到底是什么人对尸体做出这种事?老林为什么对我那么凶?

如果他母亲姓慕,那多少也有亲戚关系,慕家人从事的行业几乎都是与墓有关,他在这里做守尸人,应该也是因为“家学渊源”。

据说这个行当也有不少忌讳,比如:必须是命火旺盛的男子、不能有任何动物进来、只能直直的朝前看,不能左右扭头看,需要回头的时候,要全部身体都转过来。

这点我倒是能理解,行走阴阳的人都懂的人的肩上两把火,扭头的话,呼吸就会暂时扰乱一边肩膀上的火焰,因此阳气就变弱了不少,容易被阴灵缠上。

可是想象一下,在太平间这种地方只能直挺挺的行走和转弯,活人看起来也像僵尸好么……

家里唯一的车子被我哥开走,本来我叫江起云先过去,可是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:“你出事了怎么办?你哥比你精明多了,操心你自己吧。”

我无语反驳,只好打电话叫来阴差大宝,路上我哥发来了定位,他已经往郊区的葫芦山去了。

葫芦山是一个火葬场和公墓群,取“福禄”的谐音,命名为葫芦山,周围全是黑白两色的店面,经营着殡葬相关行业。

我以为这车子是拉到火葬场的,结果我哥的语音说:车子直接开过了葫芦山的山门,绕到了背后,他不能再跟了,再跟会暴露,只能停在路边等我们。

我们汇合的时候,阴差大宝立刻拎着一兜纸钱找个旮旯角落做法找土地公了解情况,我哥悄声对我说道:“那个老林,今天天没亮我就看到他背尸体出来,一共背了三具!一般来说,哪家家属会接走好几具尸体啊?”

老林昨晚的异样情绪已经引起了我们的怀疑,尤其是他凶神恶煞的不准我踏足太平间、还恐怖的提醒我要小心。

小心什么啊?如果只是邪灵恶鬼的话,我现在并不怎么害怕,只是对行尸有些发憷。

那些被法术处理过的尸体,我拼体力拼不赢、符咒法术的作用对他们也有限,只能尽量逃走,而且那些行尸一个个好恶心,看到都不自觉的发抖。

“昨晚我在医院偷偷打听过老林的事情,这间医院新建的时候他就在太平间工作了,他为人古怪低调,没有人能跟他深交,听说他老家在乡下,一个人在城里工作,我们抽空要去趟他家才行!”

我哥看着那辆押送尸体的车子消失在山后,皱眉觉得有些可惜,不过这里只有一条山路,贸然跟上去肯定会被发觉。

阴差大宝跟土地爷说了一阵悄悄话,过来跟我们汇报道:“这里是火葬场的后山门,据说有些非正常死亡、无人认领的尸体,就是被拉到这里面,堆起来一起烧毁的,是个毁尸灭迹的地方,但是这些人肯定不是官方人员,拉到这里是为了掩人耳目,等尸体解冻后就偷偷送走……”

我心里隐隐想到了那晚追我们的赶尸人、他们带着还在腐烂的新鲜行尸来追捕我们,是不是就是从这些渠道得到的尸体?

一只黑灰色的鸟突然鸣叫了一声,那声音仿佛厉鬼哭嚎、短促而尖锐。

我缩了缩脖子,看到一只小小的猫头鹰站在树枝上里警惕的望着我们。

那是枭,因为夜晚飞行时悄如鬼魅、叫声凄厉,所以被叫做夜猫子、报丧鸟、逐魂鸟。

其实这鸟冤死了吧?

江起云对着这鸟勾了勾手指,鸟儿像魔怔了一般朝他飞来,乖乖的停留在他的小臂上。

他手指掐着我看不懂的诀,速度很快,快到我只看见几点寒芒融入了枭的身体。

清晨薄雾还在林子里弥漫,这只枭幻化成了一个半身人形的黑影矗立在树下,我和我哥看得瞪大了眼睛。

“去……吓吓里面那些人、把他们吓出来,本座没时间在这里耗着……”江起云那清冽的声音、如同低语的魔咒,那无知无识的半人形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枭鸣,往后山飘去。

“这是、这是……”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术,忍不住结结巴巴的想问个清楚。

江起云清冷的说了一句:“……小法术而已,哪个尊神不会?”

他顿了顿,突然自嘲的轻笑——

“青蕊和青鸾,不也是这么来的……”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176章九窍玉3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