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怎么忍心

九月九重阳节,山上种植的红叶黄栌一片金黄,沈青蕊冷笑着站在树下等我。

“你以为自己肚子争气,很得意是不是?”她开口就是冰冷如刀的话语,“你四柱纯阴、又是棺材子,简直是天生与阴人胶合的好容器。”

“看你现在这样子,阴柔娇弱、又有一双水汪汪的泪眼,哼,骗了多少男人了?四柱纯阴的女人虽然孤独柔弱、多愁善感,但长得都很漂亮,看看你这样子……冥府里都找不出几个比你更勾人的阴人了。”

“你以为帝君大人给你这个戒指是什么意义?他是怕你命途多舛长不大、熬不到生孩子的这天!红色血玉是为你挡灾祸意外的,好在,你现在顺利怀上了灵胎……哼,你也快完成使命了。”

我的身体微微发抖,虽然我知道自己是个祭品,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“利用价值”。我拼命的忍住眼泪,沈青蕊嘲讽我爱哭,我不想在她面前掉泪。

“其实是你太蠢了……难道你就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联吗?”沈青蕊凑到我面前,冷冷的说道:“阴阳灵胎一旦结成,先天的法力巨大,仅次于帝君大人,他还未成型就能百邪不侵,一旦成型,摧毁黄道村的邪气易如反掌,那时候就能封住黄道村的空间裂缝、关上阳间的鬼门了!”

我有点搞不懂,如果我有这个作用,为什么我哥和江起云都不告诉我?

“如果我有这个作用,为什么还要瞒着我?”

沈青蕊不屑的嗤笑一声:“慕小乔,我说了很多次了,不是你有用,而是你肚子里的灵胎有用,他们当然不想告诉你!如果他们告诉你,要在这个灵胎成型的时候,把他从你的肚子里拿出来当做封邪法阵的阵眼!你还会乖乖的保护好这个灵胎吗?!”

我的耳朵懵了一下,好像被沉入水中。

沈青蕊在说什么?她的表情为什么这么扭曲?她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?

什么叫“从肚子里拿出来”?

难道这还灵胎不应该是平平安安的降生吗?

我眼前的景象有些朦胧,我用力按压太阳穴,让自己保持清醒:“沈青蕊,这是他的孩子,你们怎么敢用这么恶毒的方法——”

沈青蕊愣了一下,突然笑出了声:“慕小乔,你傻了啊!这当然是帝君大人决定的啊!帝君大人为了保护阳间的生灵、想了很多法子,最后他只能以自己的灵力为引子、让你怀上灵胎,借助灵胎的先天阴阳法力来守住法阵!”

“我们这么多年、这么多人苦苦支撑,就是为了等你生孩子呢!”

“本来两年前就应该让你怀上!可是帝君大人慈悲,怜悯你娇弱疼痛,怕你支持不了七天!所以才又往后拖了两年!这两年已经是极限了——你看你爸去了一趟封邪法阵、都差点送命,你就该知道我们维持法阵的人,每天过着什么样的日子!!”

我头痛欲裂,眼泪仿佛有千斤重,一滴滴的砸在胸前,让我痛得全身颤抖。

是了,为什么江起云看到我妄图伤害自己、妄图吃药的时候,会暴怒如此——这个灵胎很重要、很重要……

这个灵胎不是感情的产物、也不是为了他尊神的血脉——一个寿与天齐、看尽了生生灭灭的人,需要什么血脉?

为什么他看我的眼神那么复杂。

为什么我抚摸着小腹,感受到一个生命带来的暖意时、他却用悲悯的眼神看着我!

大慈大悲?可笑至极。

“慕小乔,你也不要觉得被利用了、心有不甘,多少人想得到帝君大人的恩宠呢?你应该感谢自己的肚子,不然,你哪能入得了帝君大人的眼、哪能爬上帝君大人床!”沈青蕊满含妒意的在我耳边说,“就算我是奉命转世、帝君大人也从来没在我眼前出现过!!但他却天天陪着你,哼哼……”

“看看你这泫然欲泣的表情……看看你这妖艳浪荡的身子……帝君大人很疼爱你吧?据我所知,还从来没有谁能在他的床榻之上逗留超过一个时辰,你天天夜夜都能得到他的恩宠,你很得意吧?不过……等你没用了之后,也只能像块破布,被扔到角落里去暗自悲伤吧,呵呵呵……”

她的话语如刀,刀刀剜肉。

我却只能咬着唇强忍。

我不是经常提醒自己要认清自己的身份吗?

怎么被江起云轻轻巧巧的几句话,就像灌了迷魂汤一般,真以为自己有多么与众不同?

一阵山风吹来,树叶簌簌的响起,带来透骨的凉意。

我听不见耳边嘈杂的声音、看不清眼前笑意狰狞的女子,就算极力睁开眼,最终都只看见一片混沌的灰暗……

》》》

在我恢复意识时候,第一个听到的仍然是沈青蕊的声音,不过此时她没有了趾高气昂,而是带着哭泣的尾音。

“……我只是实话实说——唔!”

我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,睁开眼看了看,江起云站在阳台上背对着我们,沉默的负手而立。

我哥也沉默的坐在我的床头,看向房间的角落。沈青蕊跪在那里,她面前站着两个黑脸的皂袍鬼差。

她嗫嗫的重复道:“我也不知她如此娇弱,只是听了真相就晕倒了,我……”

“啪。”鬼差手中拿着一个长条令牌,又往她嘴上抽了一下。

我哥看不见鬼差,他只看到沈青蕊嘴唇流血,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。

沈青蕊瑟瑟发抖,她哭着匍匐在地上:“帝君大人饶命……”

江起云的声音响起:“不用求饶,你现在是生人,我也不能随意毁你寿命……你是否来阳间太久,已经忘了戒律?”

“计筭三宝,离隔六亲。不念施舍,唯求自饶。言做两心,不行一信。犯者过去,受拔舌地狱罪……”沈青蕊低声说道。

“那你还继续撒谎?”

“我没有,我只是嫉妒她有帝君大人的宠爱,才说了几句争风吃醋的话……”

江起云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争风吃醋?慕小乔现在是我的妻子,就是你的主母,你与她争风吃醋?”

黑脸鬼差又是“啪”的一声抽上去,鲜血飞溅。

我哥见沈青蕊嘴巴已经肿得像猪嘴、血都流到了脖子上,拍拍手站起身来说道:“够了——”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59章怎么忍心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