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不属于我

空气冰凉,加上那湿湿凉凉的触感,让我全身发麻。

肌肤上冒起细小的疙瘩,神经越绷越紧,甚至渐渐的有一丝恐惧开始弥漫。

我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,被他一只大手禁锢。

他的另一只手在肆意揉捏、时轻时重,一下让我痛得发抖、一下却轻如羽毛拂过。

最要命的是那湿软从顶端的殷红开始,一圈圈、一点点的扫过整个前胸,没有放过一寸软肉。

整个胸脯都湿滑冰凉,这种感觉怪异又刺激。

我身体不停的轻颤,眼泪却忍不住滑下来。

掠过脸颊、砸在胸前,被他的唇舌吞噬,他抬头顺着锁骨、脖颈、下颌……湿凉的柔软掠过每一寸肌肤,最后停留在眼尾。

“……你怎么这么爱哭?”他清冽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满,“痛你也哭、喷水你也哭,现在只是尝尝味道,你也能哭?”

这声音带着危险的气息,我搞不懂他。

不能问、不能拒绝。

有时关心、有时凉薄。

他的眼神,时而冷清疏离、却又深邃悲悯。

他到底想怎样?

在他吸咬那殷红的时候,一丝电流般的刺痛让我脑中突然想明白了一句话。

他反复强调过:慕小乔,你是我冥婚的妻子,要记得妻子的本分。

敞开身体满足他的一切要求、还要孕育灵胎。

他说过好几次我是他的、我是他的、我是他的……也说过我可以叫他夫君,他准许我这样叫。

可是他却从未说过,他是我的。

我属于他。

他却不属于我。

我怎么之前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?

我突然无声的笑了一下——他是什么身份?侍奉他的女人怎么可能少。

我别太把妻子二字当回事了。

老老实实的记住祭品这个身份。

当然,我能是祭品,难道别人不能是?

他看遍白云苍狗、乌飞兔走,天地间万万年、世间人千千万,我的一生只是他一眨眼的时间。

人间生生灭灭、冥府赎罪轮回,无论得道飞升、还是魂飞魄散,与他而言不过是云烟。

我这个祭品的身份对他而言也无所谓,无非是,肚子还有点用罢了。

“夫君……呵呵……”喑哑的冷笑,嘲讽我自己这段时间昏了头。

他的目光暗了暗:“再叫。”

湿软触碰到了我的唇角——这是距离两年前白喜事那一夜的初吻后,他再一次碰我的唇。

我听话的微微张开嘴,轻咬着他的湿软,含糊的叫道:老公……

恍惚间,我看到怒涛一般汹涌的眸。

卷起风暴、覆灭安宁、仿佛要将我撕碎。

我听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,白无常说过,我们帝君可不是很有耐心的,小娘娘,别不识好歹唷。

因为他之前的“品尝”,他几乎没费多少力气,就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。

我身体喷薄而出的东西,让他闷笑着满意的继续疯狂。

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给车子张下结界,在我脑子快被他搅成一团浆糊时候,我恍惚看到了一个女人嫉妒得扭曲的脸孔。

是沈青蕊吗?

我想努力瞥一眼,却只有一滴酸涩的眼泪流出眼角。

其实这种感觉很怪异,他的身体冰凉、却能点燃我身上的火焰,然后我再用自己去焐热他的每一寸皮肉骨血。

结束的时候,随着他的退出,我那已经麻木的部位涌出很多他留下的东西。

我瘫在他的肩上,突然想到了阴山鬼市上那位驼背的老妪。

她告诉我,不管是冥夫、还是冥妻,活人的那一方要接受阴邪入体,轻则发烧、重则损阳。

他尽量不碰我,难道是怕真的把我做死了?

简直是用生命在做啊。

我发出一个笑音,惹得他微微偏头,他的嘴唇碰到我的脸颊,从我身上汲取了温度,让他的唇也变暖了一点。

“怎么?”他沉声问了一句,伸手扯过车内的空调毯,给我裹了起来,还用一只手放在我那依然平坦的小腹上。

“没什么……我想到……在鬼市上有卖套套的,老妇人极力推荐,我没好意思买……下次买来试试?”我心不在焉的说道。

他微微蹙眉,声音恢复了清冷凛冽:“没必要。”

“……你当然觉得没必要,现在是有灵胎,没有了呢,难道还要我接受你的东西留在身体里?”我懒懒的合上眼。

可以睡了吧?最好能睡死过去,再也不要醒来。

他的手指捏住了我的下巴:“说了没必要,就留在你的身体里。”

“……那会怀上的。”

他笑了笑,语气满不在乎,甚至带着轻笑:“那就怀上,生了再继续怀,我倒想知道你能为我孕育多少个孩子。”

我冷笑,闭口不言。

说什么达成目的后、让我安静的终老?现在又想让我当个称职的生育机器。

男人的话果然不能信,何况是鬼话。

》》》

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,喉咙里火烧火燎,呼吸都带着一股热气。

“哥……哥……”我哑着嗓子叫了两声。

我现在能依靠的人,可能只有我哥了。

我哥拿着水和退热贴坐在我床前的时候,我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,本来就睡乱了的头发,被他揉成了鸡窝。

“江起云昨晚一直守着你的,但黄道村那边的法阵差点崩了,他紧急赶去指挥沈家的人。”我哥跟我说了一句。

我淡淡的应了一声,他要做什么,从来不跟我说、我也不能问。

把自己的位置摆正,认真做好生育机器,等这个灵胎生下来,我就死了算了,这样他也没理由报复我爸和我哥了吧?

“嗯?怎么反应这么冷淡,你该不是生气吧?”我哥凑过来,捏着我一缕长发挠我的脸颊:“别气,昨晚在车上,他一路抱着你回来,我看他的眼神……啧,怎么说呢,我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可怕。”

我把头缩进了被子里,有些事情,我跟我哥再亲密,我也无法跟他诉说。

这种感受太复杂了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。

“小乔,老家来电话,说九月初九是玄卿大帝的诞辰,青玉观有个盛大的祭祀活动,几乎所有的阴阳世家都回去,太爷爷叫我们回老家一趟——需要选出代理家主。”

我皱皱眉,九月初九是江起云的诞辰?我还得为了这件事,回一趟让我厌恶的老家?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46章不属于我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