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暗流涌动

我头皮发炸,撞鬼都没这么可怕。

江起云眯起眼睛,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吓得我赶紧扑上去捂住宋薇的嘴。

“小污婆,求你了,这是大街上,嘴下留情好么。”我狠狠的捏了宋薇脸颊一把。

宋薇撇撇嘴:“哼,我也去找个帅哥男朋友,天天帮我揉胸。”

“行行行!你去!你去!”我怕死她的嘴巴了,赶紧逃到公交车站,假装等车。

去我家那方向的车来了,我回头看了看,江起云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“上不上车啊!”司机不耐烦的吼我。

我硬着头皮打卡,一个人默默的挤到后门。

原本是想假装等车,等宋薇走了,我再跟江起云慢慢走回去的。

可是……他走了。

想来也是,他哪可能跟我挤公交车。

我抓着后车门附近的立柱,心不在焉的靠了上去。

车门外突然穿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,吓得我差点叫出声。

江起云皱眉站在我身边,不悦的说道:“乌烟瘴气。”

“那也没办法,我又不会开车……”我小声的说道。

车子启动,我轻轻的晃了晃,他指了指一个空着的座位:“你不坐?”

我摇头道:“那是老弱病残孕专座,我坐什么。”

他冷冷的一挑眉:“你不是老弱病残‘孕’?”

汗……我尴尬的拒绝:“我没事,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,不然等一下有老人家上来,我还得让座。”

旁边一个中年妇女看我自言自语,对我翻了个白眼,拉紧自己的挎包,尽量远离我。

这样的目光我都快习惯了,在世人眼中,我大概就像嗑药了、或者神经病一样吧。

会对着空气说话、对着空气摇头。

还会对着空气,痴痴的笑。

》》》

回到家,我哥正臭着脸听电话。

我看了看江起云,问道:“一起吃饭吧?”

他哼了一声,大爷一样坐在沙发上,他幻化了实体,我哥看到他突然出现在沙发上,电话都吓掉了。

“啊……你、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我哥紧张的问。

“他跟我一起进来的,怎么了?”我悄声问。

“有点事……跟他有关的!我怕他听见!”我哥揽着我的肩膀飞快的说了一句:“关于黄道村的事——你先去做饭,我一会儿跟他聊几句。”

黄道村就是之前我爸带着我哥去的地方,一个月前,他说有个棘手的事情要处理,带着我哥出门了,后来江起云出现,我爸也受伤回来。

那个地方出了什么事,与那个血色鬼脸有关系吗?

从两年前开始,家里做饭就是我的事,我妈走得早,我爸我哥常年没被女人管教,生活都很随便,吃饭更是填饱肚子就行。

我来了之后开始做些小汤小菜,他们喜滋滋的结束了每天泡面加外卖的生活。

等我端着饭菜出来,我哥和江起云已经很自觉的坐在饭桌等候。

江起云不动筷子,只是慢慢的饮着一盏清茶。

“黄道村那个阵已经维持不下去了。”我哥边吃边说: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幕后命令沈家主持这件事的人是你。”

从他们的交谈中,我听到一些重要的事。

原来二十多年前,正好是冥府帝君例行闭关结束的时候,他将一些贪嗔痴欲摒弃与阴山深处,结果被逃离阴律、到处流窜的鬼王融合,所以他的脸与江起云的黑色面具一样,只不过是血红色的恶鬼脸。

“所以他才这么难消灭。”我哥撇撇嘴:“要我说还是你们管理的漏洞,你们那儿贪腐太严重了。”

“哥,你别岔开话题,后来事情怎样了?我爸又为什么会被附身?”我望向江起云。

他微微蹙眉,他说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派出座下的侍从追捕鬼王,甚至为了阳间行事方便,还让侍从投胎转世,在阳间搜捕被鬼王操纵的活人。

我爸曾经碰过鬼王墓里的法器,因此沾染上他的气息,之前在黄道村参与维持阵法的时候、被阵法中漏出的邪灵所伤,鬼王就趁机附身在他身上来接近我。

“黄道村到底有什么事啊?”我小声的问。

我哥忍了忍,憋出一句:“以后你会知道的……总之就是需要圈内很多世家出力,维持一个封邪法阵,现在快要维持不下去了。”

我看看一言不发的江起云,封邪法阵?他如此神通广大,难道不是动动手指的事?

江起云仿佛知道我心里想什么,淡淡的说道:“我身上阴气太重,那个法阵必须是阳间的‘人’来维持,尤其是灵力很强的人。”

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反正这些事情轮不到我操心。

我现在明显的嗜睡,吃饱了没多久就困得睁不开眼,我哥看我一直揉眼,语气带着一丝烦躁的说:困了就快去睡,你看看你没长肉、反而瘦了些!

是啊,这一个月来几乎就没睡过安稳觉,不瘦才怪呢……我老实的上楼睡觉,在我走到二楼时,我听到我哥冷冷的说了一句——

江起云,我隐约猜到了……的事,我没什么好说的,就一句话:你对我妹妹好点儿,她不该承受这么多!

我愣住了,我哥在说什么事?他这是教训江起云?

睡意太凶猛,我眼皮都掀不开,很快就进入梦乡……梦里也不安稳,一会儿梦见我爸、一会梦见我哥、还有江起云。

半夜醒来的时候,江起云睡在我身后,还是那样的姿势——压着被子,圈着我。

这样的姿势让我恍惚觉得他呈现一种“保护”的态势。

以前我还不相信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很奇怪人为何会对加害者产生依恋。

现在自己亲身体验了这种感觉,才感叹一句:人,真的可以被驯服。

他在我十六岁的时候、在我最为恐惧的时候占有我、夺走珍贵的初吻和初夜;

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强制我接纳他的侵占,并且让我与他有了割不断的联系。

现在,还会在我的身体上点燃一簇簇烧毁理智的火花,让我食髓知味、蚀骨焚身。

“江……起云……”我轻轻的喊了一声。

他几乎是立刻就睁开眼睛,冷冷的应道:“嗯。”

“那个……我哥跟你说了什么?为什么让你对我好点——”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37章暗流涌动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