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老爸出事

作为一个新闻系的学生,我在手机上看过这种新闻,但是亲身经历还是头一遭。

马路对面一辆行驶的大货车轮胎脱落,翻滚跳跃着越过了隔离带。

我惊叫一声扑倒宋薇,那大轮胎一下砸在中年妇女的后背上吗,她直接被砸飞晕倒在路上。

我和宋薇对看一眼,这简直是神来之笔,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吗?

大轮胎的重量和冲力惊人,若不是亲眼看见,估计很多人不相信一个轮胎能把人砸飞晕倒。

我恍然看见手上的戒指淡淡的红了一下。

周围很多人在帮忙打电话,我忙拉着宋薇离开人群。

我心里狂跳,别人可能把这个当成意外,可是我知道不是——我的戒指刚才红了一下,这是那个丑鬼冥夫做的吗?

怎么可能那么凑巧有大货车经过、有轮胎脱落、又那么凑巧砸晕了那个张牙舞爪的中年妇女

“诶,小乔,你这是什么?”宋薇看到我脖子上挂着的名章露了出来。

“是……装饰品而已。”我撒了个谎。

我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,就宋薇一个合得来,如果让她知道我家整天与鬼怪为伍,她估计会吓晕过去。

“唔?”她捏着小玉章瞄了瞄底面,皱眉道:“什么太北帝君?诶,不对,应该这样念:北太……帝君?”

我浑身一震,白无常曾经说过我不知好歹、还提到一句“我们帝君没什么耐心”,这个帝君就是指那丑鬼冥夫吧?

“你怎么认得这些字?”我追问道。

“我爸是个民间书法家,在老年大学教书法。”宋薇有些得意的说道:“这世上还没有我不认识的毛笔字。”

北太帝君、北太帝君,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几个字。

》》》

我回到我家铺子的时候,我哥正在和一个男人不耐烦的争执,我看到那个男人将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放在柜台上,我哥往外推、他非要往里塞。

“都说我不收这些破东西!”我哥不耐烦的吼道。

“你、你怎么能不收呢?这是你爸爸叫我送来了,我天不亮就从老家出发,你怎么说不收?”那个男人说着一口方言。

他俩的争执中,我看到那油纸漏开一角,里面是一双女人的绣花鞋,描龙金凤、点缀着珍珠。

这种东西一看就是上了年岁的,只有老手艺人才能做出这样精致华美的服饰。

可我却莫名的厌恶,感觉跟那天我爸拿出来的暗红色喜服一样,都有一股呛人的尘土味。

想到我爸身上的血红色鬼脸,这些喜服、绣鞋,应该是那个鬼脸占据我爸身体的时候收来的。

“我爸回乡下了,你等他回来再说吧。”我哥推了推他,把他强行送出门。

“爸回去找太爷爷了?”我问道。

“嗯,我说送他回去吧,他不放心你,让我留在这里看店、顺便照顾你,诶,你快去做饭啊小乔。”

……这家伙,到底是谁照顾谁啊!

在我挽着袖子做饭的时候,我哥蹭到厨房门边嗅了嗅道:“真香,可惜你那鬼老公没口福。”

“别在这里打扰我,你去打电话问爸回到老宅没。”

现在交通这么方便,长途大巴走高速,三个小时就能到我们老家县城,然后再打个私人面包车,回到老宅也就是四五个小时的事儿。

我端菜进屋的时候,我哥拿着手机在家里团团转。

“草!”他突然骂了一句。

我吓一跳,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爸的手机打不通,我打电话回老宅,家里人说没有回去!”我哥咬牙再次拨打了电话。

电话那边一直响,却没有人接听。

我爸虽然有点老顽童性子,但从来不会拿安危开玩笑。

“叮。”我的手机响起微信的接受声。

我掏出一看,是我爸发来了!他发了个定位过来。

我哥立刻打他电话,我也按下语音问他在哪儿,快接电话。

可是他依然没有接听。

我和哥都意识到出事了,我哥穿上夹克、从自己房间里拎着一个黑色背包就跑。

“我也去!”我追着他来到车库,不顾他反对上了副驾驶。

“爸要知道我带你去,肯定骂死我!”哥着急的发动车子。

“我在家会担心死的,让我跟你去吧。”我系安全带的手都有些发抖。

我哥没说什么,一脚油门往我爸发出定位的地方去了。

那个位置在一百多公里外的高速路旁,这与我们老家完全是两个方向,老爸怎么会到这里来?!

“哥,我怀疑……”我头皮一阵阵发麻:“老爸是不是被那个鬼脸控制了?他正常的时候我们看不出来,可是那鬼脸出现在他背上时——”

“别怕,老爸不会毫无反抗的,我们先到附近看看再说。”

一百多公里,在我哥不顾罚单的情况下,很快就到了,这里散落了一地零件,远远一辆大巴车烂得成一堆废铁。

留守现场的交警看到我们,立刻说道:“家属是吧?伤者送到最近的卫生所了,赶紧去看看。”

他指了一个方向,告诉我们从前面的下高速,按照他的指引,我们来到了一个镇医院。

这医院很小很破,此时已经挤满了人,一个护士忙的晕头转向,对谁说话都是大吼大叫。

“请问——”我刚开了个口。

她吼道:“重伤的在二楼、轻伤的大厅坐着,死了的地下一层太平间!自己去找!”

看她忙成这样,我和我哥对看了一眼,我俩分头找了起来。

我在大厅找了一圈轻伤的,没有看见我爸,我不死心,每个科室都去看了看,没有。

我哥从二楼下来,一脸阴翳:“没有。”

那护士吼道:没有就到地下一层看看!

我俩极不情愿的走到楼梯口,通往地下一层的楼梯看起来又旧又黑,我实在不想走下去。

我害怕在地下一层看到我爸。

我哥学医,进冷冻库看尸体已经习惯,他拍拍我肩膀:“怕就在这儿等着,我下去看看。”

我点点头,他很快的下去了,我听到他跟人说话,心里稍微放松了点。

冷不防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转头一看,是个中年妇女,她问道:“是慕小乔吗?”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10章老爸出事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