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冥夫凶猛2

怕、当然怕。

身下感受着体内异物入侵的涨痛,他丝毫没有撤出去的打算,而是冷冷的等着我的回答。

我紧闭着眼,因为疼痛溢出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入发间,我咬牙点了点头,尽量的蜷起身体想从他的身下逃离。

我一动,他就紧紧的掐着我的腰,贴合得更紧密。

“啊——!”屈辱、恐惧、不甘,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为什么胆子这么大,我拼命的挣扎、反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。

抽屉里是我哥给我的五帝钱、桃木剑这些东西,这都是真货,然而对他却一点用都没有!

他轻笑了几声,大手扣住我两只手腕压在我的头顶。

“两年不见,你长大了……胆子也变大了,敢反抗了……”

他的每句话都带着艰涩的动作,他没有停下,而是将我的身体最大限度的剖开。

我不知道他做了多久,那种冰冷的艰涩逐渐被润泽的感觉淹没。

或许是身体动了情,亦或许,是鲜血在做润滑。

》》》

我醒来的时候,房间里没有人。

只剩满室情欲过后的旖旎气氛,而我却连他的脸都没见过。

我懵然了半响,撑坐起来,稍微一动就感觉腰部以下酸胀难忍,某个部位还火辣辣的痛。

这些都提醒这我,他来了,这不是梦,是两年前那一夜的延续。

床头的手机响起,我忙划过接听,那头是我哥的声音:“小乔,把车库打开!爸受伤了!”

我心里猛地一惊,我爸和我哥去外地处理一个棘手的东西,这两天都不在家,怎么会受伤了?!

跌跌撞撞的跳下床,酸软的腿根猛地一颤,我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冰冷黏腻的东西从火辣辣的痛处涌出,大股大股的滴在睡裙上,我低头一看,果然带着血丝。

羞恼的感受铺天盖地,五脏六腑都泛起一股酸涩。

我含着眼泪匆匆擦拭干净,跑下楼去按下车库的开关。

我家是位于商业文化街的一栋三层带院的小楼,这是统一规划的商业圈,一栋这样的小楼要好几百万。

不过我爸不差这点钱,我们家族都从事“见不得光”的事业,不差钱。

只是折寿。

我哥开着灰扑扑的越野车进来,我看他和我爸一身的泥土和干涸的血迹,忍不住害怕起来。

“小乔,别怕,快去准备热水,越热越好。”哥哥一边吩咐我,一边将我爸扛上楼。

这种情况很少见,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什么意外了。

我站在厨房里烧热水,因为身体极度疲倦、心思也纷乱繁杂,不小心烫到了手,右手上起了一个燎泡。

可我顾不上这些,赶紧拎着热水上楼去看我爸。

我爸情况很不好,他紧闭双唇,眼睛布满红血丝,一言不发的对我摇了摇头。

我哥明白我爸的意思,将我赶出了房间。

我坐在门口,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嘶鸣,好像什么动物被割喉放血时的惨叫。

我抱着头,别人的十八岁,正是青春自由、肆意叛逆的岁月。

为什么我要忍受着一个恶鬼的侵犯、要整天与恐怖晦暗为伍……

那天夜里,他又来了。

恐惧反抗都没有用,不管我弄出多么大的动静,楼下的父兄也听不见。

而他似乎以打消我所有抗拒为乐,不只是床上,书桌、窗台都成为他驯服我的战场。

我能感受到痛、能感受到无能为力。

也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胸膛和坚实的双臂。

可我却不敢睁眼。

他俯身在我耳畔,我躲避的时候,脸颊碰触到一个冰冷坚硬的面具,就是道观寺庙里那种,怒目圆睁、青面獠牙的恶鬼。

“……你的手怎么了?”那清冷的声音响起,同时冰凉的手捏着我的下巴,逼着我回答。

“烫、烫到了……”我闭着眼,瑟缩在他的身下。

那种铺天盖地的冰冷包裹着我,逃无可逃、退无可退。

他没有再说话,只是在我承受不住快要晕过去之前,用冰凉的湿软轻轻舔过了我手上的伤口。

次日,我爸坐在院里晒着太阳,他昨晚之所以不能说话是因为嘴里含了一块铜符。

一见到我,他就笑着说:“总算能说话了,差点没憋死我。”

这老头,说话比命还重要吗?

我勉强的笑了笑,可是眼睛酸涩无比,一笑就会流泪。

“小乔,你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?”我爸发现我脸色异常,

我心想那冥夫这么凶猛,每次我都以为自己要被折磨致死了,说不定他就是来弄死我的。

只是弄死我的方式比较特别。

冥婚有了血盟、有了聘礼、那接下来的,应该就是让我死去,变成阴人完成婚礼吧?

想着自己要死了,我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:“爸,他来了……”

老铁!还在找"我的老公是冥王"免费小说?

第2章冥夫凶猛2个人作品是 由【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】会员手打首发,更多章节请到网址:http://www.67985180.com

为您推荐